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老家

发布时间:2018-07-06 10:12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彭立方 编辑:覃潇 浏览:0次

巴东县京信友谊中学七 (3) 班 彭立方

老家,是一首诗,是一首歌,是一段美好的年华。

我的童年,基本上是在老家度过的。一大清早,爷爷奶奶去地里干活,所以每每被叫醒吃过早饭,我便独自留在家中,自由玩耍,偶尔跟出去一定是灰溜溜回家,从无例外。

老房子前,有一大块空地。虽无什景致,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不用说蝴蝶从角落的花丛中飘然飞过,蜻蜓振着瘦弱的翅膀在草坪上东停一会儿,西绕一圈;也不用说迎春花随着风儿摇摆展开羞涩的笑容,不知名的小野花七零八落地点缀在草丛里,白的、红的、黄的相间;单是角落里的那口井,就令人无限欣喜。

井口是石块砌成的,不平整的石缝中,长满了青苔,滑滑的,很柔很柔。

在一块块绿意间,爬着许多小虫子。那些小虫子步履匆匆,有的惊恐万状,有的悠哉乐哉,有的衔着粮食往家里赶呢,它们一年四季都是这样,不辞辛苦,不知疲倦。

空地上还有一棵老枇杷树。树很是高大,攀到了第二层楼的阳台上。它有矍铄的根和粗壮的枝干。枝干上的皮就像深褐色的粗布大衣,略微显示出岁月的沧桑。

老树确实有点老。据爷爷奶奶说,刚建房子时就植下了,从其遮蔽的半个坝子的树荫便一目了然。坝子的边坎上虽有花坛,也种了些花草,却不甚高大,老树成了唯一保卫空地的老兵。

往上看,是老树绿意盎然的叶子,一大簇一大簇的,那是老树的荣耀与辉煌。

枇杷结在新长出的嫩枝梢上,三五颗,一簇一簇的,很少有单粒。树上有鸟儿嬉戏,还有呆头呆脑的鸟儿在这里筑巢安家。多年来,吃了多少枇杷,已记不清楚了。因为摘果子、掏鸟蛋,从树上摔下过好多次,也记不清楚了。但我对老树甚是喜爱,清清楚楚,从未改变。

估算爷爷奶奶快到家时,我便赶紧将院子收拾好。拾起所折下的枇杷树叶,摆弄好从墙外扯进来的藤条,清洁地上的碎土石子,洗白自己脏乎乎的小手,一本正经地随手翻几页书,等待爷爷奶奶的褒奖。

现在的我,平时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更别说回去看看老家,或是爷爷奶奶了。

童年已回不来,但镌刻在记忆深处的老家却给了我不尽的温暖,陪伴我走过了童年的春夏秋冬。

责任编辑:覃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