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游记攻略

三河六岸花似锦 容美山乡万木春

发布时间:2018-04-29 09:33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平章,陈明斌 编辑:刘丹璐 浏览:0次

拂着和煦春风,乘着淅沥春雨,春姑娘身着五彩裙裾,挥舞纤纤玉手,把姹紫嫣红的花骨朵儿、嫩叶芽儿,洒向空中,洒向群山。花骨朵儿,嫩叶芽儿,落在李树上,落在桃树上,落在玉兰树上,落在成片的油菜地里,落在乡村庭院,落在广袤的容美山乡。

连续几天几夜的春雨,山溪奔流,容美城区的水河、芭蕉河,鸡公洞河,春潮滚滚,载舞欢歌;六岸山乡,万木峥嵘,花团锦簇。

容米、容阳,容美,古桃园……是鹤峰的古称。春天来了,让我们随着春姑娘的脚步,在如画的鹤峰山乡徜徉,聆听容美古桃园史诗般的人文地理故事。

巴人虎钮錞于 演奏春天

二月二,龙抬头。下午时分,我们从鹤峰县城上游的溇水岸边出发,顺着溇水大道,穿过城区溇水、圃子两座大桥,来到下游鸡公洞河口。鸡公洞河从上游太平乡群山之中,经三河、官田坪一带款款而来。差不多干涸了一个冬季,在龙抬头的日子里,神奇起来。不过带了一点浑黄的情绪,一路匆匆忙忙行走着,从我们站立的拱桥下,欢腾地汇入芭蕉河中。

鸡公洞在鹤峰很出名。上世纪末,鸡公洞是一方神奇的土地,鹤峰的工业区。建有水泥厂,磷肥厂,胶合板厂、碳化硅厂,酒厂等等。工人云集,热闹非凡。后来改制,纷纷关闭歇业。

在一个棋牌室,坐着很多人,说起鸡公洞的来历,有人说,鸡公洞原来有一只大公鸡,非常神奇,它驱邪除瘴,护佑一方,公鸡一叫,连几十里开外的犀牛都不自在安生。犀牛乱动,洞口就会出浑水。

有一小青年闯进来说,都怪修公路,修水电站,把大鸡公炸了,鸡公洞就败了,这厂那厂,就接二连三地垮了。小青年说得大家直好笑。

现在仍有以鸡公洞命名的大桥,道路,商店,旅馆等等。在鹤峰,说起鸡公洞家喻户晓。现在的鸡公洞已经开发出了几栋摩天大楼,名曰“观天下”。

鸡公洞的历史远不止这点鸡毛蒜皮。据史家考证,在鹤峰与容美土司有关联的洞穴中,鸡公洞是最古老的。“鸡公”一词,为土家语,把公鸡叫作“鸡公”。1983年,当地群众在据洞口不远处挖出一尊虎钮錞于。虎钮錞于为椭圆形,由肩盘、器壁、口沿等部分组成,虎身纹饰清晰,肩盘中有阳刻符号“”,重7500克。鉴定为巴人乐器,同时也是巴人村寨和氏族部落号令军事行动的器乐,并能在巴人祭祀庆典,重要礼仪活动中使用。这说明,鸡公洞同巴人容米部落,同巴国有密切关系,是确凿无疑的。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容美土司田舜年在屏山大兴土木,建成规模宏大的“万全洞”。从鸡公洞到万全洞,相距十余公里,却相距2000多年的时空。鸡公洞无疑是容米人作为一个氏族部落进化道路上的里程碑。

在流经鹤峰县城的三条河流中,鸡公洞河是最小的一条河,可它悠久的历史,却毫不逊色于溇水河、芭蕉河两位兄长河流。

我们从磷肥厂、水泥厂的废墟上往上游行走,两岸人家沿河而立。当来到上游处,一条河堤立于河边,春水涛涛,堤岸上,李花白,桃花红,油菜花开得一片金黄。河边的田大伯田大妈,以春天般的热情,请我们吃了丰盛的晚餐。希望我们多为他们宣传鸡公洞,让大鸡公重鸣。

与诗人顾彩“同游”春天

三百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万木峥嵘,百花争艳。戏剧家、诗人顾彩,从京城出发,进入容美境地寻幽探险。顾彩一行扺湖北枝江,然后行程300多公里,经五峰渔关,湖南泥市,湖北走马镇,再沿瓜子溪,翻越大崖关,进入容美辖地南府——今五里乡南村。

改日,田舜年在南村行署西园“九峰读书台”宴请顾彩。在桃花盛开,春色满园的“九峰读书台”,顾彩欣然写道,“春色伴幽君,名山好著书”。

三月初二,顾彩从南村启程,前往今鹤峰县城——古容美土司中府。过南渡江时,没有桥,沿岸土民编竹木为排,横亘江面。顾彩等人上桥即左右乱晃,需由人扶着,而土人们却健步如飞。过江上山坡,土人称山坡上有虎,虎化为人形,自称姓李,通人性,不伤人。这地方便叫李虎坡。顾彩便有诗句“虎不伤人堪作友”。

春暖花开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田舜年已先期到达容美中府。安排顾彩下榻土司“超星级”宾馆百斯庵。百斯者,“毕兹”谐音也。

溇水发源于鹤峰县的木林子原始森林,注入湖南澧水后,入洞庭湖,全长250多公里,是鹤峰的母亲河。溇水古称“龙溪江”,容美土司古城依芙蓉山威风台而建,有五座城门,“龙溪江”蜿蜒流过,土司城楼面向如鹤飞翔的八峰山。

这是土司王国不同寻常的春天。“龙溪江”两岸,桃红柳绿,莺歌燕舞。顾彩有时在土司城的“百斯庵”宾馆看书写作,有时移住细柳城观景赏花,有时移住云来庄看云卷云舒。

顾彩是带着好友、清戏剧大家孔尚任的《桃花扇》和他自己的《南桃花扇》来容美的。在清政府禁演《桃花扇》、以罢官打击孔尚任的时候,田舜年便在自己的王国细柳城、云来庄土司大剧院里,大演特演《桃花扇》。

《桃花扇》《南桃花扇》在容美移植,成功演出,是汉族、土家族文化交流最成功的范例和最辉煌的成果。

田氏土司王出了九位诗人,有诗作无数,人人有集,有满满的文化自信。顾彩游历容美数月,写出了流传千古佳作《容美记游》,堪称外来文化与当地土司文化的珠联璧合。之于土司,之于容美,都是巨大的文化事件。

追随诗人的脚步,我们从走马、南村、南渡江,来到细柳城。“蓑草枯杨,曾为歌舞场。”当年的细柳城“大剧院”,灰飞烟灭。改名细柳城村的土地上,房舍林立,风景如画。茶园里,《容阳竹枝词》悠扬婉转。

春山桃李烂如霞,女伴相招笑语哗。

今日晴和天气好,阳坡去采雨前茶。

与远去的“王影”共沐春光

下午时分,春雨未歇,我们一行男女三人,迫不及待地出游芭蕉河。香车宝马穿山越谷,钻隧洞,在南岸行驶,逆流而上。过了二级大坝水库,再过一级大坝水库,两级水库,数十公里,水库里倒映着山花烂漫的群山。我们在春风和煦花香袭人的春天里,去找寻一位位土司王的身影。

我们来到桃子坝,这里古称陶庄,曾是容美土司田舜年之祖父田玄、父亲田甘霖的行署。后来一度成为田甘霖躲避土司宫廷内乱、兄弟纷争的地方。田甘霖在陶庄隐居期间,一面读书,一面学习地方戏剧,求得精神上的解脱。戏班中有个女优叫覃美玉,生得聪明美丽,能歌善舞,擅长演奏大筒琴,且能作词配曲。

田甘霖爱其美貌,坠入情网,并成眷属,相濡以沫。覃美玉虽贵为土司夫人,但出身低微,有巫言说其“刑夫克子”。为了保全丈夫、儿子,覃美玉以生命相佑。她带上心爱的大筒琴,爬上铜关山顶,长歌当哭,表达了对丈夫、儿子的无限思念后,含愤自杀。

田甘霖每每忆起旧日情缘,痛不欲生。他带着儿子田舜年,孙子田炳如高车驷马,前往陶庄祭扫。他在诗中叹挽:“溪山应有人琴怨。”

当年覃美玉所作的《铜关调》,已有民族音乐专家加以挖掘整理,其中就是现在流行的柳子戏中最为悲怆动人的铜关调。

此外,发源于芭蕉河上游的山民歌十分有名。其中的挽号子是代表作之一。它悠扬婉转,适宜表达男女爱情,为鹤峰名曲。前几年,几位老大妈把鹤峰北佳一带的高腔调唱到了北京。

芭蕉河上,还串联着许多古老的故事,《鹤峰州志》记载,原容美土司西路守军,某夜发现有成千上万人偷渡,遂严防死守。后来查明,“则日是,十万猴子过河也。”惊吓的土司王得到准确信息,大惊之后大乐,“乃更赏守者。”

芭蕉河上的槽门寨子,是土司王田九霄的猎场,是土王妃子田玉珠娘家歌台,他们以歌为媒,结为秦晋之好。如今仍然是山歌之乡。

眼下芭蕉河两岸,生长着许多茶树,一梯梯,一片片的茶园,是两岸土家人的财富,也是勤劳的土家人用双手装点的山乡美景。和我们同行的,就有一位女经理,她把茶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我们在她经营的茶园里拍照取景,在她的加工厂里品茶。“龙抬头”这天,她的员工正在包装红茶,说是“年份红茶”,刚提过香,销往北京,每公斤八百元。走的时候,女经理竟然给我一袋“年份红茶”,期许说,多喝家乡茶,多宣传家乡。

采访手记

我们穿山越岭,跨涧涉水,走过了全县多数乡镇,十多个村,每到一处,鲜花美景,春意浓郁。古容美风光,不仅外在美,更有人文浓郁、底蕴厚重的含蓄美。

但不如人意的是,一些地方跟全国有的地方一样,农村劳力少,留守的都是老人、妇女、儿童,乡村亟待振兴。好在中央决定,乡村振兴的英明决策,势在必行!

人间三月好春光,春风十里不如你。每度春风起,我就到容美花园等你。

 

责任编辑:刘丹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