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民间艺术大师

赵平国:让民俗文化回归

创作木版年画《土家诸神》

发布时间:2018-01-23 10:59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谭发馨,刘立恒,张杨奇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他用手中的画笔,记录了家乡最质朴的文化、民族最斑斓的习俗、节庆最隆重的仪式、民众最本色的生活……

他探索各种可能的表述方式,尝试对民族地域文化进行多元描述,吸引更多民众关注民族的历史、文化、生活……

他就是赵平国,1949年出生于鹤峰白果坪,1970年参加工作后便长期从事舞台艺术创作和群众文化辅导工作,曾被评选为恩施州民族文化守望之星;2012年经省政府批准,评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

月亮神补所。

画一段历史就是记录一个民俗

1月19日,记者慕名来到恩施土家女儿城,参观赵平国位于民俗博物馆的工作室,听他讲述那些让民俗文化回归的故事。

推开工作室的木门,赵平国正在修改木版年画作品《土家诸神》的画稿。听见声音,他抬起头来,捋了捋头发,露出文艺工作者特有的谦虚微笑。

当记者讲明来意后,赵平国起身抽出了《土家诸神》年画画稿,这一组画稿由八幅作品组成,现处于修改、润色、调色阶段。画稿定稿后,用手工雕刻、印刷上色后制成木版年画。简单的画稿其内容却不简单,不仅展现了土家民俗画作的人文特色,还融合了很多土家神话故事元素。这些和西兰卡普类似的画作,在配色上,用精致的宝蓝色配上明艳的鹅黄,展现了土家人极具热情奔放的性格特色;毛笔的勾勒、细密的祥云纹饰、神秘的图腾符号和神话人物穿着,精细处皆体现着土家人粗犷而精彩的民俗历史。

“这种木版年画,借用了土家传统的粑粑画、灶画、西兰卡普和民间剪纸艺术的创作方式。”赵平国指着画稿说,首先反复地画底稿、试色,将各种文化元素融入画作中,然后用纯手工雕刻的方式将画稿雕刻到木板上,最后用最原始的方式印刷填充颜料,一幅成品年画就制作而成。整个年画系列的作品,光是画稿的创作就陆陆续续做了整整一年。

在《土家诸神》年画中,没有传统年画中的门神、灶神,而是一些土家神话中的部落首领、英雄人物等。

“我创作的这一系列年画,就是觉得现在土家人自己的东西太少了。市面上销售的都是别的民族民俗中的东西。文化,在一个民族中以传统节日体现得最为透彻,而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又把春节作为所有节日最重要的一环,年画,作为烘托节日氛围的文化产品,既是传统文化的具象表达,又是民族历史传说的集中体现。”赵平国眯起双眼,仿佛在审视和思考。

太阳神雍尼。

每一幅画都是一个故事

从查阅资料到绘画创作,全部的构思实践都是由赵平国一个人完成。所有的画作经过反复推敲,主人公的每一个动作、姿态、神情以及服饰都与人物故事息息相关,一幅画就是一个故事。

赵平国对每一幅画作都非常喜欢,他拿出《太阳神雍尼》和《月亮神补所》两幅年画,向记者讲起了这两幅年画的背景故事。

相传远古有个老婆婆生下七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老婆婆病重想吃雷公肉,兄弟们便设计捉来了雷公。后来,六个儿子上山砍柴,留下七弟补所和小妹雍尼,两兄妹见雷公可怜,给了雷公一些火和水,雷公借此恢复了法力,挣脱铁锁回到天上,誓用齐天水淹死人类,善良天神依娥巴告诫雷公要报答兄妹俩的恩情,于是雷公给了兄妹俩葫芦种子,使得兄妹俩平安度过了水患。后兄妹二人经神仙提示而结亲,繁殖生产了一个肉坨。肉坨被补所砍成很多小块,裹上沙子扔出去,成为了汉族人;裹上泥土扔出去,变成了土家人;裹上青苗扔出去,变成了苗族人,从此,人类又重获繁荣。

赵平国的语速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时快时慢,语调也随着故事情节的紧张程度高低起伏。讲述这样一个关于人类起源的神话故事,赵平国的语气,庄重中带着对于本民族文化的自豪。“我就是想通过一幅幅画作,让外地人了解本民族的故事,让本民族的人更加熟悉自己的文化。”

赵平国修订年画画稿。

民俗文化传承仍是肩头重担

1997年,赵平国开始研究烙画,2007年11月,创作的丝绢烙画作品《屏山容美土司爵府》在第八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2007年“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铜奖;2012年6月,创作的丝绢烙画《阿玉吹箫》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奖,并有多幅烙画作品被国内外有关部门收藏。2008年,被省政府授予湖北省工艺美术名人称号;2012年经省政府批准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

“现在的民俗文化工作很不错。”赵平国对恩施民俗文化的发掘、搜集、整理和抢救工作有着非常高的评价。这个话题让他又想起当年自己奋战在文化搜集工作前线的时候。

“当年我们跑到村里去搜集民俗文化,一走就是好几十里的山路,一整理就是上百万字的资料。”在进行绘画艺术创作前,赵平国还研究过戏剧,对于民间民俗艺术非常有感触。

赵平国工作室挂着一幅烙画,画了将近一个月,远山近景都清晰可现。暖黄色的灯下,赵平国跟记者聊起了文化传承的问题。“原来是老一辈的艺人走了,把那门民俗带走了,有些东西没办法靠文字记录下来。就拿戏剧来说,唱腔、发音和技法,这些东西不能用文字记录,不学就没了。现在跟着学的人慢慢增多了。”赵平国表示,民俗文化传承仍是肩头重担。

责任编辑:刘婉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