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人物

谭绍康:让堂戏活跃在校园

发布时间:2017-12-12 14:41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杜瑞芳,李琦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10年前,记者制作大学毕业作品时为谭绍康拍过一个纪录片,那时65岁的他正将他搜集的巴东山民歌整理成册,准备出书。

10年后的今天,记者探访我州第六批民间艺术大师,再次找到他,虽已是75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他的家里有一座“书山”,那便是他已出版的《呼唤神农溪》系列,其中包括《婚丧歌集》《堂戏精选》《山民歌集》,还有《巴东民间故事传说》系列……

谭绍康是我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的一生都献给了基层文化事业,生命不息、奉献不止。如今,他仍然奔波忙碌在民族文化保护传承的第一线。为将堂戏等巴东地方戏曲传承下去,他发起了“戏曲进校园”活动,每个星期有两天时间来回奔波于两所小学,为孩子们上戏曲课;在他的书桌上,堆放着一叠手稿,那是他呕心沥血收集整理的巴东民间歇后语、谜语、谚语,每天,他都坚持伏案写作,不会用电脑的他用一支笔将所有的文字整理记录下来,现在只剩谚语还有部分没有整理结束,他的这三个集子不久又将集结出版……

“只要身子骨还撑得住,有生之年我都要让民族文化鲜活在纸上、传承在路上……”谭绍康说道。

和时间赛跑,“抢”回民俗文化

11月29日,记者来到巴东县溪丘湾乡文体服务中心(原文化站)宿舍,书房的一角整齐的放着一大摞书籍,书桌上是谭绍康正在整理的巴东谚语手稿。

谭绍康是溪丘湾乡原文化站的一名退休干部。他自小在神农溪岸边长大,薅草锣鼓、堂戏、皮影戏是他儿时最深的记忆。当他还只有17岁时,就到当地学校教书。教书时,他就喜欢哼哼小调儿、写唱词。

1982年,谭绍康开始在溪丘湾乡文化站工作,眼瞅村民们除了露天电影外,饱尝不了什么精神文化大餐。堂戏在溪丘湾土生土长,被当地人比作“神农溪上一朵跳动的浪花”,谭绍康琢磨着让堂戏重现乡村舞台。演出班子没有固定收入、部分老艺人的离世等,谭绍康还没迈出第一步就遭“当头棒”。但他并未退却,多次登门拜师学艺,安排学徒吃住在自己家编排节目。当堂戏《山伯访友》《借妻回门》首次摆上舞台时,村民直呼:“咱们的土戏就是过瘾。”

为让民间文化不失传,谭绍康对堂戏、皮影戏进行改革创新,改黑白皮影为彩色,完善皮影影形,刷新视觉感受;把堂戏单一的音乐旋律伴奏改变为多元的合声伴奏,既保留了原有风格,又丰富了音响色彩;梳理和改编传统堂戏剧目,紧扣时代主旋律、政策大方针,创作了《雷家院子》《农家乐》等9个大众化、时代化堂戏新曲目,把堂戏送进学校、山村,堂戏演出队也由当初的一两支增至10余支。堂戏一时名震四方,溪丘湾乡也被评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2004年,退休后的谭绍康其实可以放松自己,但他想趁身体还撑得住,将宝贵的文化财富留给后人。

于是,他和时间赛跑,用了6年多时间,步行近万里,走遍了神农溪流域的山山水水,寻访了村村寨塞的民间艺人,写了3000多页稿纸,手指起茧变形、眼睛模糊不清……终于搜集整理出山歌、小调693首,婚嫁歌、丧歌122种,采撷到巴东堂戏剧目55个。2011年,正式结集出版了《呼唤神农溪》三部曲(山民歌集、婚丧歌集、堂戏精选),将近100万字。

完成这三部集子,年近古稀的他没有休息,紧接着又到民间挖掘传说故事。不少亲朋好友劝他该歇息了,但他仍没有停下脚步。3年多来,他又跑遍了巴东江北4个乡镇和江南部分地域的山山水水、村院屋场,东至秭归、兴山,西至鄂渝边界,北至神农架林区,南至恩施州城,写了近2000页稿纸,搜集整理出人物、地方、动物、植物、风俗、生活、诗联、笑话等500多个民间故事,约46万字。2015年6月,《梦唤神农溪——巴东民间故事传说》正式出版。

传承在路上,让地方戏活跃在校园

11月30日中午,谭绍康吃完饭来不及休息便坐上了去县城的车子,他要在13时之前赶到官渡口镇中心小学,为孩子们上戏曲课。

为了更好地传承和保护地方戏曲,在谭绍康与该县非遗保护中心的共同努力下,巴东堂戏等地方戏曲于2016年进入了校园。堂戏属全国380个地方剧种之一,流传于巴东县神农溪流域,与南剧、灯戏、傩戏、柳子戏一起被誉为我州民族文艺“五朵金花”。官渡口镇中心小学将堂戏作为校本课程,每星期安排3节课供孩子们学习。

13时,授课正式开始,经过大半年时间的学习,孩子们已经能够将堂戏经典剧目《送寒衣》全程表演下来。

今年11岁的马雯雯是官渡口镇中心小学六年级学生,她在《送寒衣》中扮演穷书生徐文杰,“最开始学的时候觉得有点难,甚至有点不接受这个角色,因为要女扮男装。谭老师很耐心地教我们,给我们讲解堂戏的来历以及剧本角色的含义,慢慢地融入角色了,就喜欢上了堂戏表演,学起来也觉得更容易了。”马雯雯说。

和马雯雯一个班级的谭兴梦扮演富家小姐传秀英,表演完,盛装打扮的谭兴梦摸着头上的漂亮发饰高兴地说:“每次表演,我都会忘记台下有观众,这是老人们传下来的戏,非常有趣,我们在别的课堂上根本学不到,我很喜欢表演。”

孩子们没有表演基础,谭绍康就一步步耐心地教他们,“唱戏讲究‘手、眼、身、法、步’,先教他们唱,再教身段步伐。”谭绍康说,“为了让孩子们以后能够独立完成一台戏的表演,我还专门教了两个学生学习钹、锣、二锣、梆子等乐器。”

“继承和发扬土家族的传统戏剧文化,有助于陶冶学生情操,培养学生的艺术细胞。下一步,我们将在谭老师的指导下,把校园文化、学生生活、教育政策等作为堂戏的表演素材编写成新剧本,为古老的堂戏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官渡口镇中心小学副校长谭德锦说。

现在,每到星期二、星期四,谭绍康来回奔波于官渡口镇中心小学、溪丘湾乡中心小学,为孩子们上戏曲课。“虽然一天很忙、很累,但我感觉特别充实,守护文化之根、延续文化血脉,就要从娃娃抓起!”谭绍康说。

永无止境,生命因奉献而伟大

“用深情,耕耘丰润的心田;用真挚,伴起共鸣的和弦。”在读书笔记里,谭绍康字正方圆地写道。

长期从事钟爱的文化工作,谭绍康是幸福的,但是对于家人他却十分愧疚。“父亲辞世未能送终,妻子患病我无法陪伴,儿子结婚没有在场……最遗憾的是2012年8月,我还在外地收集整理民间故事,患哮喘病多年的妻子突然发病,身边没有一个人,第二天邻居发现家里的电灯亮着给我打来电话,才知道妻子已去世,临死前没能和她说上一句话……”说到这,谭绍康有些哽咽,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对于工作,家人的理解、群众的认可、自身的热爱、领导的肯定,都是谭绍康坚持的动力。几十年如一日,他多次被省、州、县评为先进工作者,连续七届出任县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采访制作了《巴东有个谭绍康》的专题片,在多个频道播放。退休后的谭绍康依然担任州民族研究学会常务理事、州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与发展促进会会员、省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等社会职务,先后被授予巴东县“德艺双馨模范”、恩施州“文化守望之星”等。

在谭绍康的书桌上,堆放着一叠手稿,那是他呕心沥血收集整理的巴东民间歇后语、谜语、谚语,每天的闲暇时间,有时候到半夜,他都还在伏案写作,不会用电脑的他全靠一支笔将所有的文字整理记录下来,现在只剩谚语还有部分没有整理结束,他的这三个集子不久又将集结出版……

“现在,有这么好的文化氛围,我一定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一如既往地为文化事业发展做点事情,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谭绍康说。

责任编辑:刘婉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