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弯弯树”扳直让迷途少年知返

——“梦虫虫”花园成恩施“未检”工作创新品牌

发布时间:2017-10-20 10:09 来源:恩施日报 编辑:刘婉茜(见习) 浏览:0次

通讯员谭金星 朱鹏帆

》》》》编者按

青春年少,正是人生最好的一段时光,身处其中的未成年人,却也最容易迷失方向。在复杂的社会生活给青少年带来的冲击下,未成年人犯罪已经成了不容忽视的问题。

多挽救一个孩子,就是多挽救一个家庭。在恩施市人民检察院,就有这样一个团队,他们将“教育、感化、挽救”涉案未成年人的责任挑上肩头,将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做成一份有温度的事业。

2013年3月,恩施市人民检察院率先在恩施州检察系统成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自成立以来,他们以办案为依托,在依法履行检察职能的基础上,注重未成年人帮扶教育、犯罪预防,办理了审查逮捕案件210件391人,不捕89件105人,不捕率达27%;受理了审查起诉案件279件598人,不起诉183件211人,不起诉率达35%;帮助203名涉案未成年人无痕回归社会,用辛勤的汗水为涉案未成年人健康成长铺就了一条阳光之路。

2014年1月,恩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自创的“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三句半宣教法”被共青团中央、中央综治办、中国法学会授予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法治保障制度的“创新事例奖”。2016年9月,他们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全国未检先进集体”荣誉称号。2017年2月,他们再次被共青团中央、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全国青少年维权岗”。一项项荣誉背后,承载着未检人的执着与担当。

“你们必须要具备有效的监护条件,我们才能作出不捕的决定。请你们考虑好。”

“我愿意搬回去住。”

“我会重新处理家庭关系,儿子的事情我们做父母的有责任……”

在“梦虫虫”花园的谈心室,恩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詹晓红作为刘小明(化名)盗窃一案的承办人,正与小明父母交谈。因为父母长期分居缺少管教,小明16岁就离开校园,这次他因为偷走一辆摩托车,被公安局以涉嫌盗窃罪移送到了恩施市人民检察院公诉未检部。

詹晓红在审查该案时发现,家庭环境很可能是造成小明走上歧路的关键因素。为此,她特意邀请与小明父母见面。这场来之不易的交流谈心,让形同陌路的两人终于为了孩子达成共识。考虑到小明拥有了有效的监护条件,该院对小明作出了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并最终综合其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决定对其作出不起诉处理。

每年,这个谈心室都要接待形形色色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作为“梦虫虫”花园工作室的重要部分,它保持了整个工作室温馨轻松的氛围,布置陈设选用了柔和亮丽的颜色,只有毛毛虫造型的logo在不断提示来者:就是在这里,检察官们先后帮教挽救了100余名涉罪未成年人,让他们重回人生正轨。

“梦虫虫”,在恩施方言里指正身处梦中、将醒未醒、懵懂无知的孩子。这个阶段的孩子不谙世事,却容易自以为是,对世界充满探索的好奇心却又容易冲动犯错。对待误入迷途的“梦虫虫”,恩施“未检”人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做好帮教和预防,把“弯弯树”扳直,让迷途少年知返。

为此,他们精心打造出“梦虫虫”花园工作室,设置了沙盘室、心理诊疗室、谈心室,并特别选调了一名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女检察官及3名检察官助理作为办案中坚力量,打造出一支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青少年维权帮教、未成年人犯罪预防为一体的专业团队。同时,工作室顺应司改大潮,确定了由同一承办人全程负责一案的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出庭公诉、犯罪预防、教育挽救的全过程,实现“捕、诉、监、防、护”一体化办案机制,为未成年人提供全面高效、协调一致的检察保护。

因为专业,所以优秀。截至目前,恩施市人民检察院以“梦虫虫”花园工作室为平台,办理审查逮捕案件210件391人,审查起诉案件279件598人,为未成年人提供法律援助215次,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情况自行、委托社会调查193次,帮教涉罪未成年嫌疑人283次,同时对17名留守、贫困儿童进行为期3年的帮扶。

》》》》链接

“虫虫”学堂让迷途少年“无痕”回归

通讯员李慧惠高雅

“今天,你就正式从‘虫虫’学堂毕业了!不要辜负父母和我们对你的期望。”10月12日,在恩施市人民检察院的“虫虫”学堂里,检察官与12名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一起,为小刚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毕业典礼”,庆祝他顺利通过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期,开启人生全新篇章。

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四,都是“虫虫学堂”开课的日子。每到这个时候,这些被恩施市人民检察院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未成年人,都会聚在一起,在检察官的带领下,开展义务劳动、听取普法讲座或是参观红色场馆,接受特殊课堂教育。“考察期内的矫治教育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发展十分重要。‘虫虫’学堂正是针对未成年人的个性需求,采取各种社会化的矫治与教育措施,为他们彻底离开刑事司法体系复归社会提供过渡和准备。”检察官陈饰向我们谈起了开设这个特殊课堂的初衷。截至目前,“虫虫”学堂已经送走了7名毕业生,这些曾经的迷途少年,将伴随涉刑档案永久封存,“无痕”回归社会。

在“虫虫”学堂背后,是这些检察官对让“坏孩子”重新回归的无尽探索:2016年2月,他们成立“梦飞”志愿服务队,吸收30余名涉罪青少年,定期开展义务劳动;今年5月,他们与恩施州亚麦食品有限公司联合建成了全州首个“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免费为“无监护人、无固定住所、无经济来源”的涉案未成年人提供食宿与各种技能培训,并根据表现按月支付工资;今年8月,他们与恩施州思源社工、恩施市义工协会共同开展的“社会调查及帮教”、“希望伴飞——唤醒梦虫虫”涉罪未成年人帮扶项目,分别获得团省委的一等奖、二等奖;为了避免前科记录对未成年人入学、就业造成负面影响,他们严格按照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要求对符合条件的涉罪未成年人案卷材料严格予以封存……

在恩施市院的努力之下,这些曾经的“坏孩子”,75人重回校园,220人顺利就业,他们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向着全新的生活重新出发。

涉未执法监督新格局成效初显

通讯员卢爱贝李方黎

近日,恩施市检察院涉未执法监督中心通过提前介入、实地走访,成功纠正一起未成年人犯年龄认定错误,有效维护了涉罪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9月3日,恩施市检察院综合检察部接到一份群众的申诉信:反映侦查机关在办理小强盗窃一案时,按照小强户口本、身份证件上的出生日期认定其为成年人,但小强的真实年龄要比户籍信息上记载的小1年多。

如果该情况属实,将直接影响到整件案件的办理及后续法院量刑。恩施市检察院公诉未检部受理后,立即指派涉未执法监督中心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检察官陈饰等两人来到小强的户籍所在地恩施市某乡镇某村,自行侦查收集了小强生母的节育手术证明、准生证,并询问在该村工作了20余年的村委会干部及邻居,充分证实了小强的实际出生日期确实晚于户籍信息、身份证件记载的406天,确认小强实施盗窃行为时系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此案现已移交该院未成年人检察办案组,检察官将按照未成年人特殊检察程序依法办理。

这是恩施市检察院公诉未检部强化检察监督,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一个缩影。据悉,今年6月,恩施市人民检察院牵头公安、法院、司法局联合出台《加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法律监督工作实施方案》,先后在公安局、法院、司法局设立涉未执法监督工作室,搭建起“以未检办案为中心,以工作室为支点”的涵盖侦查、起诉、审判到社区矫正各环节的“立体化”未成年人刑事监督新格局。

在全新的监督格局下,各单位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负责人作为联络人,将定期就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和监督情况,互通信息、共商难题、统一标准、细化规定。截至目前,恩施市检察院已向公安、法院、司法局发出书面检察建议10份,纠正违法通知书8份。其中,就“公安机关在讯问女性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或受害人时普遍存在无女性工作人员在场”情形发出的纠正违法通知书,一经发出就引起公安部门高度重视,并专门针对该问题组织案件评查与业务培训,有力地提升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的规范化水平,在保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权益方面成效明显。

我问检察官

问:在恩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很普遍么?

答:近年来,我们公诉未检部平均每年都要办理130余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我们发现,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在激增的同时,正呈现出低龄化、暴力化、多元化的特点。我们希望社会各界能更关注未成年人这个群体。

问:附条件不起诉是指什么?犯罪记录封存又是啥?求解专业名词!

答:法律规定了针对未成年人的特殊检察程序。其中“捕诉监防护一体化”最具代表性,它是指检察官每接手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就要全程负责该案的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出庭公诉、诉讼监督、犯罪预防、教育挽救工作,实现专人审查、全程办理,方便为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全面高效、协调一致的检察保护。

附条件不起诉,是指检察机关对应当负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认为可以不立即追究刑事责任时,给其设立一定考察期,如其在考察期内积极履行相关社会义务,并完成与被害人及检察机关约定的相关义务,足以证实其悔罪表现的,检察机关将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

关于犯罪记录封存,我国刑诉法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实行犯罪记录封存将避免前科给涉罪未成年人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其能够平等地享有与其他正常人一样的权利,真正改过自新,回归社会。

责任编辑:刘婉茜(见习)

热图点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