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人物

苏国民:围鼓声声响山乡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0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勇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欢乐围鼓

记者陈勇 通讯员马妍

“咚咚咚咚,锵咚锵……”

9月18日,才到鹤峰县走马镇白果村集镇,立即被一阵高亢清越的鼓钹铜锣声震撼。停下奔忙的脚步,仰望青翠的大山、湛蓝的晴空,一种无形的物质流紧箍后背,又穿透胸腹,叫人激情澎湃。让人慕名拜访省级“非遗”代表传承人、鹤峰围鼓民间艺术大师苏国民的心情愈加急切。

穿过蜿蜒的机耕路行进约150米,一幢二层的阁楼依山而建。明亮宽敞的厅内,三位神情专注的年轻人盯着长者的鼓槌,略显紧张地或锣、或钹,奏出独具一格的乡野交响。

“围鼓最初形成于土家族先民狩猎、伐木、垦植等系列劳动,他们根据自己对声响的理解与喜爱,即兴创作了一些韵律感强的‘音响词’,用随手的生产工具敲打,这就是最初的围鼓雏形。”一曲结束,苏国民介绍,在当地,村民们仍然习惯性将打围鼓称为“打锣鼓家业”。

围鼓看似简单,就一支鼓、两副钹(头、二钹)、一大锣、一勾锣等5件响器,但一旦到了演奏的5人手中,指挥演奏乐牌的鼓点灵活巧妙,应和的两副钹穿插拗打、大铜锣应节转换、小勾锣穿插点缀,竟是难以描摹的眼花缭乱、精彩绝伦。

围鼓节奏鲜明轻快、旋律优美多变、曲调喜悦欢乐,沉浸其中,既有翻江倒海、暴风骤雨的气势,又有行云流水、花绽鸟嬉的情韵,主要曲牌有《千年岁》《八哥洗澡》《鱼戏水》《美柳景》《月儿圆》《牛摆尾》《河鹰展翅》《风闹大》等。苏国民介绍,围鼓演奏充分运用速度、音色、力度、节拍的变化,将各种不同的乐牌有机地连缀成套,加以乐手精湛的演技,表现出各种生动的形象和情趣,成为各种传统节日和喜庆活动不可替代的民俗演艺活动。

苏国民自小就喜欢鼓乐,9岁拜师学习“围鼓”。作为第四代“围鼓”传承人,苏国民在继承传统的围鼓曲目基础上不断琢磨,对过去流传下来的部分曲目进行了精简,同时结合当前农民生活的实际,创造出了10多个颇受群众喜爱的节目,他的围鼓表演曾多次在恩施州民间艺术活动中获奖。

苏国民师承伯父苏化福。伯父告诫苏国民,这些手艺只准传艺苏氏家族,不传外姓人。但为了不让手头的绝活失传,苏国民破了戒,违逆了伯父当年定下的师规,将围鼓的手艺在村内进行传授。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组成了一支村民文艺队。“花鼓灯”“薅草锣鼓”“高台舞狮”等都是该围鼓队的特色节目,围鼓队多次登台表演,每当各种节庆或是哪家有红白喜事,围鼓队都要为乡亲们隆重表演。

“轻重缓急看似简单,但至少得两年以上的功夫。”苏国民介绍,鼓、头钹、二钹、大锣、勾锣的打法不一样,轻重缓急不一样,即使和他搭档几十年的围鼓队队友,也只能打击某一种乐器,他是当地目前唯一能够五种乐器运用如意的人。

“前几年在白果小学带出几个徒弟,在容美县城登台表演过。”谈及传承,苏国民倍感压力。他说,围鼓传承至少要有5个能够长期聚到一起的人,“学生毕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

“有了家,立了业,人才留得住”。传承的人聚得拢才有实际意义。苏国民虽然每个星期坚持到附近的白果小学义务传教,但他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已经成家立业的当地村民。

“确实很难学,用手机录的视频,有空就一遍遍看,一遍遍听,一遍遍背,一遍遍练。”学铜锣的倪勇30多岁,是当地的粉刷匠。他满意地告诉记者,“我是听着围鼓长大的,苏老师说我再花一年左右工夫,就可以登台表演了。”

和倪勇一样,刘艳庆、向金玉等弟子均是当地人,她们或开门店或经营其他生意,收入稳定、家庭和美,“围鼓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比打麻将要强得多,家人都特别支持”。她们还告诉记者,为使围鼓得以传承和发展,该县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保护方案,建立围鼓文献资料库和艺术研究室,落实保护经费,对在传承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民间艺人或研究人员给予扶持和奖励。

“以‘围鼓’传承为契机,打造‘生态旅游观光文化村’。” 白果村村支书周武明介绍,该村被列为恩施州民族生态文化保护村,他们正着力挖掘、传承、发扬围鼓等乡土文化,走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新路。

责任编辑:郑晓涵
网站地图